美狮贵宾会官方网·主頁欢迎您

      1. <acronym id="bdvtv"><label id="bdvtv"></label></acronym><table id="bdvtv"><strike id="bdvtv"></strike></table>
        <p id="bdvtv"></p>

        <acronym id="bdvtv"><label id="bdvtv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  <acronym id="bdvtv"><strong id="bdvtv"><xmp id="bdvtv"></xmp></strong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bdvtv"><label id="bdvtv"></label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
                从“丝绸之路”到“茶叶之路”
                2020-11-28 10:49 作者:(法)阿里·玛扎海里 耿昇 来源:中国经营网

                文/(法)阿里·玛扎海里 译/耿昇

                在中国广东与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之间的海路(有时被称为“印度之路”)这个竞争对手之外,丝绸之路于13世纪又衍生并发展起来一条叫作“茶叶之路”的大道,这是它的另一个重要的竞争对手,而且同样是一条陆路。同时它还是一个危险的竞争者,因为当丝绸之路经过沙漠或积雪的隘路狭道时,茶叶之路则在稍靠北边的地方经过一条较通畅,最后变成了一条可通车辆的道路。

                俄罗斯人取代了鞑靼人,这条道路成了他们的一条大动脉,最后开辟了一条著名的横贯西伯利亚的大道。它曾是沙皇俄国的脊髓,或者是前苏联的消化道。“茶叶之路”也完全如同“丝绸之路”一样,是中国人的一种说法。

                到了19世纪,古代丝绸之路存留的部分,可以说仅起一种比较有限的地方作用了,更多是“印度之路”与“茶叶之路”之间的竞争,古老产品大黄和新产品茶叶便是例证。我们会从中发现什么呢?

                在19世纪的欧洲市场上,经过茶叶之路而来自北京的“莫斯科”大黄,要远比由英国人自香港进口的“印度”大黄受到更多好评。1910年前后,华北的这种古老产品沿着后来那条横贯西伯利亚的大道运输时,由于其寒冷和干燥的气候比印度洋炎热和潮湿的气候更容易保存,在印度洋运输中,大黄就会失去其特性,降低质量。

                我们还应指出,伊朗人从公元前1世纪起就从中国的甘州和肃州获得“莫斯科”大黄,然后以高价转手倒卖给罗马人。我们还应注意到,早从普林尼(编按:罗马帝国元老和作家,约公元61~113年)时代起,罗马人就经过红海上的港口巴尔巴里斯“直接地”获得所谓“印度大黄”。但由于上述原因,印度之路比莫斯科之路大大逊色了,许多古老产品都是这种情况。

                至于另一个例证,我们可以说在19世纪时有两种茶叶,经英国人之手的“印度茶”和茶叶之路上的茶。它们各有自己的主顾,大陆人习惯于北方的茶,丝毫不喜欢在大吉岭(位于印度西孟加拉邦)和锡兰(今斯里兰卡)加工炮制的茶叶,它们没有大陆人所习惯的那种真正的茶叶特征,既没有香味,又没有茶味。莫斯科人并未试图把茶叶引进国内,以使之风土顺化,而是仍忠于原有的中国产品。

                为了理解丝绸之路的作用,我们应注意相当多的问题。丝绸之路仅仅依靠中国,而完全不依靠西方,这不仅仅是由于中国发现和完成了这条通向西方的道路,而且这条路后来始终都依靠中国对它的兴趣,取决于中国的善意与否。疆域辽阔的中国是19世纪之前世界上最富饶和最发达的国家,丝毫不需要西方及其产品。因为中国可以得到一切,它比西方可以做的事要容易得多。相反是西方人都需要中国并使用各种手段以讨好它。

                在15世纪时,撒马尔罕和玉门之间3个月行程的道路不太安全。但介于明朝西部边陲的玉门关与北京之间另外3个月的道路,相反则组织得非常严密。在位于中国内地的这最后一段路程中,道路得到了正常维持。那里的马车机构和另一种驿站马机构,以令人仰慕的正规性运行,来自西方的旅行家们都利用了驿站马机构。在每一站都有两种驿站客栈,其一是古老型的,或者更确切说是华北类的,为那些由12个车夫拉的苦力车运输的人服务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同一段道路上,为传递邮件,还有一种“驿夫”机构把不同驿站之间联系起来。驿夫大都是长着长腿、身材魁梧的人,一律都穿着不妨碍他们奔驰的号衣,这可以使他们在遇到恶劣天气时保护自己,在腰带上配有小铃以鼓舞他们的奔驰。他们仅用一天就可以赶完一般需要走3天的路程,带来和送走始终都有官方特点的邮件,甚至当涉及到个人利益时,一般也都要视为国家利益。

                最后,在北京和玉门关之间,有一种令人震惊的“火亮电报”机构在运行。著名的长城在多种用途中特别起了一种“电报网”的作用,那些烽火台越来越远地俯视长城,完全如同众多信号台一样发挥作用。传递号令的哨兵于烽火台上以暗号在白天放烟雾,于夜间点火,烟火数量是固定的。从玉门关把信号传往北京或再从那里传回来消息和命令,仅用24小时,而驿夫则需要1个月,旅行家更需要3个月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国最为引人注目的事,可能是这一整套机构和公务设施的持久性。它们在15世纪自始至终地都发生作用,后来在整个明代,接着是在17世纪的清代,甚至一直到19世纪中叶均如此。我们掌握着有关这整整6个世纪的漫长年代中的各种证据,它们证明了这些设施的持久性。

                作者为法国当代著名东方学者,本文节选自《丝绸之路:中国-波斯文化交流史》中文版(中华书局1993年初版)。本版图片引自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林梅村教授著《丝绸之路考古十五讲》

                * 除《中国经营报》署名文章外,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。

                * 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                *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国经营网” 或“来源:中国经营报-中国经营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(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)。

                *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
                *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:010-88890046 邮箱:banquan@cbnet.com.cn

                中国经营报

                经营成就价值

                订 阅
                最新文章
                2021第一弹:总统赦免“总统”|明眼观韩

                “赦免前总统”就宛如投向韩国政坛的新年第一枚炸弹,引起执政党、在野党以及众多国民的强烈反应。因为这个时间点..[详情]

                经济史、全球史与经济的全球史

                中文的“经济”一词,现在大家都在广泛应用。这个词最早出现在隋朝王通的《文中子·礼乐篇》中,但他说的“经济”..[详情]

                美狮贵宾会官方网